是非成败,易水无期

“大利而不易其义” –要离

这并不是一个英雄的故事,与下面几位相比甚至于显得阴暗,以至于太史公作刺客列传时未曾将其收录,为求刺杀成功不惜杀妻断臂,以获取庆忌的信任,作为刺客,要离无疑是十分优秀的,近乎残酷的隐忍和自律,让他成功地骗过了多疑的庆忌,如同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的大鸟,在船头完成那惊天动地的一记刺杀。相比之下怨主庆忌倒是显得光明磊落,重伤之下对要离说:“天下居然有像你这样的勇士,竟然能用这种苦肉计来刺杀我啊!”,对英雄的相惜之心让手下放过要离,“一天之内怎么能死两个勇士呢”。

吴王阖闾要重赏要离,要离不愿接受封赏,说:“我杀庆忌,不是为了做官发财,而是为了吴国的百姓生活安宁,免受战乱之苦。”而后要离拔剑自刎。

惊天动地的一击终究没有庆忌用生命书写的宽容强大,庆忌濒死前的淡然一笑或许让要离明白也许成功不一定是成功,失败也不一定是失败吧。

“临大利而不易其义,可谓廉矣。廉故不以贵富而忘其辱”。

“士为知己者死,女为悦己者容”–豫让

为报主人之仇,把漆涂在身上,使皮肤溃烂,又吞下炭火使自己声音嘶哑,在大街上乞讨时连他的妻子也不人识他。他的朋友认出他说:“以你的才能假装委身侍奉赵襄子,然后在乘机复仇,难道不是很容易吗”。豫让说“我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做法,就是要使天下后世的那些怀着异心侍奉国君的臣子感到惭愧。”在赤桥伏击赵襄子被抓住,说到智伯国士遇我,我故国士报之,豫让知其报仇无望便请求赵襄子把衣服脱下,让他象征性地刺杀。

这时就连故事中的反派也为之动容,派人拿着自己的衣裳给豫让,豫让就像完成一生中最重要的仪式一样,像一只蝴蝶扑向火焰般拔剑三跃而击之,曰:“吾可以下报智伯矣!”而后伏剑自杀。

斩衣三跃,虽志未成,报智亦足。

“十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。”–聂政

聂政刺杀侠累时,直冲台阶而入,干净利落的了结了目标,而后连杀数十人,何其雄壮!但为了不连恩主与家人,“自皮面决眼,自屠出肠”而死,全韩国的人也不知他的姓名,陈列着他的尸体,悬赏千金,叫人们辨认,其姐趴在尸体上痛哭,说:“这就是所谓轵深井里的聂政啊。我弟弟毁坏面容是为了怕牵连到我,我怎么能害怕杀身之祸,永远埋没弟弟的名声呢!”,过度哀伤而死在聂政身旁。

“事了拂衣去,深藏身与名”,这大概是刺客最完美的归宿,惜哉惜哉,英雄所累。

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–荆轲

这个故事一开始就仿若英雄的模板,就像勇者讨伐魔王一般。太子丹得到田光推荐,于市井之中发现了荆轲,尊为上卿,车骑美女恣荆轲所欲,以顺适其意。

荆轲开始谋划如何接近秦始皇,叛将樊於期之首与燕督亢之地图最为合适不过,就如同田光推荐荆轲一般,太子丹曰“国之大事也,愿先生勿泄”,三人不能守密,二人谋一事一人当殉,田光自尽以明心志,一句“愿得将军之首”,樊於期也慷慨赴死,历史行至此时变得戏剧化起来,仿佛在推动着英雄前行。

易水之上,高渐离击筑,荆轲和而歌,“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”,仿佛预见了英雄的命运,图穷匕见。

世人在常用高山流水来描述知己,我愿以易水无期来形容另一对知己。易水一别,渐离无期,英雄的故事还未结束,高渐离隐姓埋名,以击筑闻名被秦皇召见,被发现是荆轲旧党,始皇怜惜他擅长击筑,熏瞎了他的眼睛,让他在殿下击筑,渐离以铅置筑中,举筑扑向始皇。

古人在描述勇猛之人似乎有特殊的见地:“血勇之人,怒而面赤;脉勇之人,怒而面青;骨勇之人,怒而面白;”田光对荆轲的评价是“神勇之人,怒而色不变”。

我不知道高渐离在跃起的那一刻是何等神色。呜呼,易水已逝,侠骨犹香。

自曹沫至荆轲五人,此其义或成或不成,然其立意较然,不欺其志,名垂后世,岂妄也哉!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