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,你们,他们

谁是我们的敌人?谁是我们的朋友?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!–毛选开篇

近来总想说些什么,但又感无从下笔,从二舅的爆火到22岁女孩加班猝死,从谁家没个50万到周劼炫富,恍惚间我觉得是如此的割裂,当然就像疫情时报道的指挥多迅速,防疫多好,而没人关心多少人失业多少商铺关门一样,就如同加班猝死几天就没了热搜,我决定还是写些什么。

“我们”

为什么认清谁是“我们”,这么重要?大多时候“我们”总是把“我们”当成了“你们”,就像在反抗加班时,看见别人反抗,反而露出不满说到:“我们比你们还累,我们待遇比你们还差”,如果“我们”自己内部都不能统一立场,怎么去寻求改变。
高高在上的“你们”总是希望“我们”能按照说的照做,仿佛是在“施加”赏赐一般,“我把首付降了,你们怎么还不买房”,“我说可以生了,你们怎么还不生孩子”。在日益严峻的阶级矛盾前高呼:“这盛世如你所愿”,这个“你”我不知道是谁,“我们”?“你们”?“他们”?,我想了很久,终究不敢把“我们”放上去,毕竟我代表不了那些无法发声的“我们”,倘若我是既得利益者,我便毫不犹豫了。

“你们”

以前有些人别有用心给教员加上“知识越多越反动”的虚构口号,不过这样看来也不无道理,的确,路线错了,知识越多越反动,比如毒教材一事:

本是无名鼠辈!
头衔一堆一堆,
远洋深得“教化”,
安得教材大任?
其中必有内鬼。
要问后事如何?
答曰束之高阁。
查人不如查己,
查己无疾而终。

既得利益者只会帮自身的阶级摇旗呐喊,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眼中大概只有自身及自身以上的阶级罢,譬如胡适之流,做个翩翩蝴蝶还行,你让他写《阿Q正传》、《骆驼祥子》,他哪里写得出,就像当下“专家,学者”之流,总能说出一些惊人言论:“中国人没那么穷,谁家没个50万?”,可见在此“先生”眼中许多人大概算不得人了,毕竟我是高贵的xx阶级,怎么可能和你们这些无产阶级混为一谈,既然人家不愿与我们为伍,故只得算作“你们”了。

当然“你们”如果只是叫嚣几句,“我们”当作苍蝇的嗡嗡声也罢,但在遇到问题时“你们”又会变成“我们”,比如养老“你们”要自己养老,经济萎靡“我们”要好好消费,至于“我们”的民族匠心品牌和“你们”小镇做题家就不细说了,徒增笑料尔,真可谓是“变化多端”。

“他们”

倘若阶级矛盾需要一个目标来掩盖,“他们”就变成了敌人,倘若需要合作,”他们”也可以是朋友,在“我们”眼中是“他们”,在“他们”眼中“我们”也是“他们”,这世界何尝不一样呢,到处都是“我们”,“你们”,“他们”,所有的无产阶级做出的努力都是值得尊敬的,愿朝着世界上只有“我们”而前进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